正文内容


军事 湘江边的主题党日:追思红军英魂 传承长征精神

admin 于 2019-08-13 23:19 发布在 军事  |  点击数:

  湘江边的主题党日  追思红军英魂 传承长征精神

  7月1日,广西壮族自治区桂林市兴安县湘江界首渡口,“记者再走长征路”主题采访运动中,参添运动的红军子女与记者代外们在湘江边祭奠先烈。71岁的闽西籍红军子女曾祥玉(右二)泪洒江边。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 李隽辉/摄

  “吾自愿添入中国共产党……为共产主义搏斗终身,随时准备为党和人民殉国总共,永不叛党。”7月1日上午,在广西壮族自治区兴安县红军长征突破湘江烈士祝贺碑园内,举走了一场稀奇的主题党日运动。

  在80众年前红军先烈们抛头颅、洒炎血的湘江战役旧址旁,共产党员排着整齐的队列,面对党旗,举首右拳,重温入党誓词。

  湘江英烈已逝,长征精神永存。在重温入党誓词之后,党员们在这边上了一堂稀奇的党课,重温湘江战役的革命历史,追思殉国在长征路上的革命先辈,感悟新时代的长征精神。

  1934年11月27日至12月1日,广西北部的湘江。中央红军在议定国民党精心修建的第四道防线时遇到了灭顶之灾:头上是狂轰滥炸的飞机军事,身后是潮水般涌来的中央军军事,前方是设防切断的桂军和湘军军事,红军被物化物化压在宽30公里、长80公里的锥形地带。不克北进,不克南下,更不克退守,红军唯一的出路是杀开一条血路,向西挺进。经过苦战,固然党中央和红军主力涉险过江,但8.6万人的长征大军骤减至3万余人……

  这是长征路上最壮烈的一场战役。从江西起程的中央红军,一半以上殉国,打散在湘江两岸。激战事后,湘江水由清变红,当地平民“三年不饮湘江水,十年不食湘江鱼”。众数的年轻生命,为了心中坚定的革命信心而浴血奋战,铸成了今天位于湘江之畔的高大祝贺碑。

  去事从不如烟,平博先驱英魂永存。今天上午,平博88在祝贺碑前,红军烈士子女、福建省长汀县人大常委会主任蔡金旺向兴安县施舍了一件稀奇的文物——一顶红军斗笠。

  这是一顶平顶缠边式的斗笠,是毛泽东于1932年冬在长汀息养期间亲手改造的款式。雨天能遮雨、益天当扇子,修整时可当枕头、当坐垫。长征前夕,长汀的斗笠厂为红军赶制了20万顶斗笠。和很众年轻的红军兵士相通,以前蔡金旺的祖父蔡开铭就是戴着如许的斗笠踏上长征路的。

  蔡金旺说,祖父于1933年参添红军,隶属于红五军团34师,后来在湘江战役中勇敢殉国。“他异国留下任何照片、画像,留给族人最深的记忆便是头戴斗笠参添红军去了。”所以,蔡氏祖屋里异国祖父的画像,而是挂着一顶如许的红军斗笠。每次烧香敬祖时,蔡金旺和亲人们便对着斗笠鞠躬走礼。

  “这些竹质原料系统的斗笠众半都不克走完漫漫长征路,一顶又一顶或在风雨中损坏,或在战火中烧焦,但不可损坏、不可焚毁的红军革命精神,却在长征一路播撒,在中国大地播撒。”蔡金旺说,斗笠所承载的红色记忆要一代一代传下去。

  在祝贺碑旁,还挺拔着一壁全长60米的英名廊,上面镌刻着在湘江战役中殉国的两万众名红军烈士的名字,他们大众来自江西、福建、广东、湖南等地。脱离家乡参添长征时,这些红军兵士大众只有20众岁。现在,尚有上万名烈士因无法确定名单而无法载入英名廊。

  再次站在英名廊前,来自福建长汀的红军子女钟鸣照样心潮澎湃。在这边,他终于触摸到了众位亲人生命的终极归宿。

  众年来,钟鸣和家人只清新本身的舅公黄月波等几位亲人是在革命搏斗中殉国的烈士,至于先辈们以前在那里殉国、如何殉国,他们则是一片暧昧。烈士表明书上也只写着“1934年4月参军,后无新闻”。

  2016年岁暮,在福建当地电视台的镜头中,钟鸣望到了一闪而过的画面,他隐约感觉望到了舅公的名字。后来在各方协助下,钟鸣来到红军长征突破湘江烈士祝贺碑园,在英名廊上找到了3位亲人的名字。2017年春天,钟鸣第一次来到湘江战役旧址,爱抚着英名廊上先辈们的名字,心里终于稳定了下来:“儿孙们来望你们了,你们是不会被遗忘的。”

  兴安县红军长征突破湘江烈士祝贺碑园馆长尹汤怀在这边做事了13年。13年间,他众次迎接像钟鸣如许来寻亲的家属。“北上无新闻”曾是很众英烈一生暧昧又无奈的概括。有的家属寻亲未果,这让尹汤怀感到无力和痛心。

  英名廊上每个简短的名字,都是一位曾经为长征胜利浴血奋战的铁汉。尹汤怀期待,这些用生命注释了何为忠实、何为信抬的先烈能被后人记住,这些曾经鲜活的生命,他们的子女能够得到安慰,红色传承的使命能得以担当。

  青山有幸埋忠骨,江水无声颂军魂。“湘江战役的胜利不光仅是军事上的胜利,也是政治上的较量与胜利,更是精神上的较量与胜利。”中共兴安县委党校常务副校长赵国志说,湘江战役所留下的长征精神,将永久根植在这片用鲜血染就的土地上,不息激励着每一代人。

  “湘江战役中‘勇于突破、勇于殉国、勇于胜利’的革命精神是今天最益的精神财富,吾们必要一代代传承下去。”来自福建宁化的红军子女黄建说。今天上午,他陪同伯父黄永昌,带着8岁的儿子黄宣炀,来到以前红军渡过湘江的界首渡口,把从家乡带来的米酒撒入江中,又从湘江取了一壶水,以祭奠红军烈士。

  “长眠在湘江的闽西先烈们,这是家乡的米酒,以前你们在家往往喝,现在吾们又带来了,请你们再尝一下。家乡人来望你们了!”黄永昌一边向湘江撒入酒水,一边通知本身的孙辈,必定不克遗忘先辈们的足迹,必定要记住长征的精神。

  本报广西兴安7月1日电

  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 王林 谢洋 胡宁 来源:中国青年报

  水户蜀葵vs福冈黄蜂